关于隐私问题的随想

没有隐私,那人就只是整个世界里面的一个 NPC

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,然后我们谈到隐私。

在提醒身边人要做一些隐私保护措施时,比如给毕业证加水印、密码要常换、照片要抹掉信息时,不少人都会说「现在信息已经泄露成这样了,我不在乎了」「其实早就泄露咯,反正我的信息不值钱」「我觉得我没什么有隐私」……

听到这样的话,我都会马上质疑自己是不是「小题大做」了,是不是真的「隐私不重要」呢,脑子里想到许多事情,难免有些郁结。

是什么时候开始,「隐私」变成了「不重要」的事情了?是从填写的一个又一个健康码申请开始的吗,还是从小学开始的家庭情况调查表开始的?我不知道,好像用隐私便利变成了此地现代社会的一个标配,好多年轻人很自然地就接受了这个设定。

关于隐私泄露会带来的问题其实有很多可说的,不算严重的:大数据广告推送、诈骗电话、垃圾短信,比较严重的:被人肉、身份顶替、被背上贷款、被「犯罪」、被「选中」器官……这听起来很可怕也很像我在恐吓夸大对么?但这些都是有真实案件发生过的。

然后又想到「习得性无助」

“指的是指人们在做某事时多次经历失败,便认为自己实在无法做好这件事,结果陷入无助的状态。人们将不再进行尝试”

《设计心理学》

很多时候并不是不想在乎,只是没有办法去在乎,因为在乎了好像也没办法改善信息泄露的这一个普遍问题。

隐私保护有两个方面,一方面是对收集隐私方的监管和约束,另一方是我们自己对隐私的措施保护,而现在好像只能全靠我们自觉,学会去隐藏自己的网络踪迹、隐藏身份、设置多变的密码、撕毁快递单……同时另一方却在肆无忌惮地把这些小心呵护的数据当作交换的资本,这非常地被动和无力,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心力去做这些事情。

Last updated on Jul 28, 2022 21:08 UTC